新聞中心 NEWSROOM

(2016年7月1日) 先來一個飲水鬥快比賽:喝光兩支半益力多份量的開水,最快幾秒?朋友不到四秒一飲而盡。這容量是250毫升,正正等如我今日拾得的一個廢膠樽。換言之,膠樽的「生命周期」可以短得很,幾秒鐘就掛。

(2016年6月7日) 有一個迷思,令香港垃圾桶圍城的陰魂久久不散,那就是「撤桶,即是召喚垃圾蟲」。我們一直都說,垃圾桶並非一個不能留。然而,垃圾桶和垃圾蟲之間從來不屬成正比關係,體驗最深的該是前線清潔工。事實上,桶多有時更未必好辦事,對「死硬派」垃圾蟲而言,即使桶子放身邊,仍可如「時運高」般視而不見,照把垃圾扔到地上或花糟中。

(2016年6月6日)食物環境衛生署今日表示,本年度已削減15%的垃圾桶量,並會進一步推出桶口較細的垃圾桶。綠惜地球指出,有關做法主要是配合日後推出「廢物按量收費」,避免家居或商鋪垃圾棄置到公共垃圾設施,迴避支付垃圾費的責任。本會提醒,當局務必配合加強監督及檢控,防犯胡亂棄置情況,才可達到減廢目的。

(2016年6月4日) 立法會上星期完成三讀,通過玻璃樽生產者責任法規,訂下回收7成飲品玻璃樽的目標,以實踐污染自付精神,同時紓緩堆填區爆煲的壓力。不過飲品商最終要承擔多少循環再造費用,仍要商議。筆者小時候,無論汽水、啤酒商,只要是在香港設廠,都會回收玻璃樽重用;但飲品業者從經濟成本考慮,相繼放棄回收重用,或者改用其他即棄包裝。此舉節省了運作成本,但飲完的即棄玻璃樽、膠樽和紙包裝,始終要人收集和棄置,這些開支,只不過是由普羅大眾代飲品商買單找數。